skip to Main Content

冲绳生活实录 —— 知青下乡在日本

2019年7月20日,台风刚过的琉球群岛又恢复到了往日的炎热,雨水将下未下的时候,空气里的湿度更大,只要稍微一动作就能出一身的汗。就在这酷暑之中,来自祖国四省一市以及香港,日本和台湾的知识青年们不畏艰难,长途驱车来到地处大山和人迹罕至的海边的贫困老人村嘉阳生产队帮助当地的老人收割水稻和脱粒。

众所周知的是,随着资本主义的日益腐朽,很多年轻人沾染上了好吃懒做的习气。年轻人不愿意工作,不愿意生孩子。人们都说,昭和男儿,平成废柴;现如今到了令和年,已经退化到了令和娘娘。养老金入不敷出,以至于老年人还得出来继续工作,嘉阳生产队就是这样的典型。由于地处偏远的大海和山地环绕的地区,当地的年轻人几乎全部跑光,只剩下六十多户老年人仍然生活在这里。自然,每年的农忙季节,无论是插秧,收割,脱粒都成了问题。还好,国际知青纵队了解了这里的情况,决定组织起来,每年播种和收割的时候都来村里帮忙。

虽然广大知青基本上到这里干活之前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办公室白领或者老板,但是毛主席的指示:“到农村去,到群众中去”的伟大指示每个知识青年都牢记在胸前,所以大家虽然技能不熟练,但是都凭着一股革命热情虚心向当地的农民请教,不怕脏,不怕累,很快的掌握了干各种农活的要领。

除此之外,知青们也开展了热火朝天的劳动竞赛。在割稻比赛中,来自上海的家庭拔得头筹。虽然从没干过农活,但是在股市里多年做韭菜的经验,拿起镰刀斧头来毫不费力。人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常年做韭菜被人割,今天也来收割自然是手到擒来!

当然,难度最大的还是脱粒。由于资本主义的腐朽,至今未能摆脱贫困的嘉阳生产队还未能像社会主义的中国一样普遍使用自动化设备,只能用人工的方式脱粒。脱粒机是一个对操作者有着颇高要求的设备。操作脱粒机的人,一边要不断的用脚踩动踏板让脱粒的滚筒高速滚动,一边要同时将一束束的稻子放到滚筒上将稻谷的颗粒打下来。因为脱粒饥滚筒上的针是有朝向的,所以滚筒只能向前滚动才能把稻谷的颗粒打掉。而踩滚筒时如果节奏掌握不好,往往会把滚筒方向转反,这样不仅打不下稻谷,还容易卡死脱粒机。此外,在踩滚筒时操作者还要同时将稻谷按到滚筒上将颗粒打下来。稻谷抓的不紧,也会被滚筒带住,轻则卡住机器,重则有可能将机器损坏。另外这项工作对体力的要求也很高!可是这样的困难,怎么能难得倒广大的知识青年呢?来自新疆的知青凭着建设兵团传承的奋斗精神以及根植于维吾尔民族血液中的舞蹈天赋和节奏感,手脚配合,将脱粒机踩出了施特劳斯钢琴般的节奏,来劳动竞赛中一举拔得头筹。

干完农活知青们聚集在村口的大榕树下吃饭。看着孩子们在村头田埂上用中文,英文,日语掺杂着聊天,嬉笑奔跑,吃着简单但是美味的便当,知青们都意气风发的跟生产队员们承诺:下次农忙再叫我们啊!

Back To Top